八十四行诗:孤独的狼
纯美文:北海道的雪
2011年度十大发烧唱片揭晓 吕
魏松 中国民歌跨界演唱
最佳唱片推荐《墨海》
八十四行诗(意思流+象征派):游
新锐作曲家郑玮莹 推出首张大碟《
常思思红裙大气亮相 首唱新专辑主
常思思新专辑 唱响2011年新春
首页-资讯列表-全部资讯
“安能辨我是雄雌” 谭晶雷佳深情说“木兰”
添加时间:2010-7-18  阅读次数:6652

此文转自http://gzdaily.dayoo.com/html/2010-07/10/content_1021974.htm

大洋新闻 时间: 2010-07-10 来源: 广州日报 作者: 苏蕾

  7月1日, 由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歌舞团推出的鸿篇巨制——新版中国原创歌剧《木兰诗篇》,在人民大会堂成功上演,继著名女高音歌唱家彭丽媛之后,年轻歌唱家雷佳、谭晶在上下半场分别饰演了巾帼女英雄——花木兰,让千古传奇故事再一次舞台绽放。《木兰诗篇》在过去6年中已经取得了许多辉煌的成绩,谭晶、雷佳这两位二代“木兰”是如何理解、诠释这个角色的,本报记者前晚对两人分别进行了独家专访。

  撰文:本报记者 苏蕾

  各下苦功

  盔甲重达十多公斤 每次演完一身汗

  谭晶甜美大气的歌喉早已家喻户晓,雷佳近些年成了国内歌剧舞台的主力。两位都是总政歌舞团着力培养的新“花木兰”,她们和木兰一样,既是女儿身,又是军人。

  谭晶:

  首次跨界演歌剧

  广州日报:你的跨界唱法早已深入人心,但歌剧,《木兰诗篇》还是头一遭吧?

  谭晶:是,我很高兴能有这样的机会来全面提升自己,第一次演歌剧,也的确挺有挑战的。我从小没有学过戏曲、舞蹈,后来也没有专门学过表演,所以,我下了不少工夫。

  广州日报:能具体介绍一下吗?

  谭晶:《木兰诗篇》融入了中国戏曲的元素,花木兰这个角色最难在于要一人分饰男女,演男儿时要穿戴二三十斤重的盔甲,每次演完都是一身汗。但也真的得益于这身行头,每次一穿上就感觉自己真的像个战士。同时,歌剧一招一式都得练,甚至细微到一个手势,男人是剑指、女人是兰花指。为了能更好地驾驭这个人物,我看了很多豫剧的录像,《木兰诗篇》在维也纳演出的录像更看了无数遍,感觉驾轻就熟了许多。

  广州日报:听说你找了豫剧“花木兰” 扮演者小香玉为自己“抠戏”?

  谭晶:是的。我请她帮我做角色分析,教我戏曲的走步、动作。为了演出男子气,我在排练场都会穿着盔甲来来回回地从一头走到另一头,直到出汗为止,先找到男人的感觉再练唱。在人民大会堂演出时,观众觉得我穿男装更好看了。此外,女装虽然轻盈,但台步十分讲究,我每天都要弯着腿走十几分钟。

  雷佳:

  大段舞剑成看点

  广州日报:近几年你演了好几部歌剧,演《木兰诗篇》有什么特别之处吗?

  雷佳:这是一次不小的挑战,之前的演出很成功,接棒演出自然压力和动力并存,不能和已有的版本差距太大。上半场木兰为父亲接到军令状而担忧,有大段的舞剑,刚柔并济,为了演好这一段,我在楼下院子里散步都会拿一把剑。为了演好木兰跪拜告别父母那一幕,我小腿淤青、磨破皮都是常事。

  广州日报:花木兰雌雄莫辨,这是演出中最难的吗?

  雷佳:对,我每次演完全身都疼,因为男装的盔甲很重,就连靴子也是仿真的战靴,非常沉。身穿戎装时,我的动作、表情会比较夸张,注重演出纯爷们的感觉。很多人看了我的演出后都说,和你《再别康桥》里的林徽因差别怎么那么大。这部剧中,男女装是不断更替的,例如她在战场上中箭受伤后就有梦回女儿身这一段。因为花木兰虽女扮男装,但她内心深处还是一个女孩,她有对美好生活和爱情的向往,但现实中又不能实现,所以,是很矛盾的,内心戏必须演出来。

  广州日报:你是学民族唱法的,歌剧是美声,这方面如何解决?剧中你有没有特别喜欢的唱段?

  雷佳:的确,《木兰诗篇》中其他人物都是唱美声,只有我是民族唱法的,因此,我也有借鉴美声唱法。这部作品的音乐很耐听,每个篇章都会有我喜欢的,例如木兰受伤梦回女儿身的一段《梦幻》,今年已经被很多选手拿到青歌赛去参赛。这次到广州,16日我和谭晶分演上下半场,17日是我演全场。

  一题两问

  希望唱出自己的特色

  在《木兰诗篇》中,谭晶和雷佳的表演,既保持着木兰这个中国歌剧舞台经典文化符号的精髓,又各有千秋。谭晶扮相英武、洒脱,歌唱风韵浑然天成;雷佳扎实的戏曲功底、数年的歌剧历练,将木兰的神采表现得声情并茂。在剧中,两人时女时男、亦柔亦刚,倾倒了每一位到场的观众。

  广州日报:演唱方面有难度吗?除了形体、动作,唱腔上也应该男女有别吧?

  谭晶:当然,好在演唱是我的老本行。而即便是歌剧,我也还是希望唱出自己的特色,让大家一听就知道是谭晶。除了唱法跨界,我觉得自己最大的特点还是以情动人,能和听众有心灵的沟通。演绎花木兰,男装时我会偏硬朗,女装时我会偏柔美。

  雷佳:音乐塑造形象,男装和女装的咬字、运腔必须有层次和变化。在军营里,我尽量让声音拉开,更有张力,更贴近美声;而穿上女儿装,我则尽量让声音细腻、柔弱,恢复自己“婉约派”的本色(笑)。

  广州日报:《木兰诗篇》在舞美等方面有什么特别之处吗?

  谭晶:会有音乐会感觉的融入,观众将首次看到交响乐队和指挥也站上舞台。只不过,合唱团的全体成员身着古代的南北朝服装,而乐队则是身着现代的黑色西装,时光交错之感油然而生。

  雷佳:演出形式挺特别的,乐队和指挥没有按惯例在乐池,而是成为舞台上的一部分,当我们演员换装时,他们会把观众带入交响世界,给人们更大的想象空间。

  广州日报:作为二代“木兰”之一,你觉得自己塑造的这个角色有什么与众不同的地方?

  谭晶:首先当然还是传承,其次,就是按照自己的性格、特点进行细部的设计。

  雷佳:《木兰诗篇》之前在维也纳国家歌剧院演出的版本我反复学习、揣摩了很多次,之后,我也努力演出自己的风格,比如融入了更多戏曲元素。

  广州日报:这部剧最感动你的是哪个节点?

  谭晶:我觉得是最后一幕战友们到木兰家,看到她换了女儿装,才知道她是女孩。此时,木兰唱了一段感言,那是我最动情的地方,每次演出都会掉眼泪。

  雷佳:挺多的,比如接剑替父从军、战场上为刘将军挡箭、梦中回到女儿身、军营最后一夜、大婚等,而在国外特别受肯定的是最后一段《和平颂》,将这个故事的主题升华了。我相信,只要观众到现场,一定会被打动。

  广州日报:你给自己目前的表演打多少分?

  谭晶:及格,努力更好!

  雷佳:70分,上升空间还很大。

  提醒:

  百场巡演第三站到广州

  据悉,为了让更多的人领略中国歌剧的风采,歌剧《木兰诗篇》有一个百场演出计划,并受到了全国各地的关注。7月1日人民大会堂的演出是《木兰诗篇》2010年全国巡演的序幕,接下来,7月12日、13日,《木兰诗篇》将作为上海世博演出季重点剧目在上海大剧院上演;7月16日、17日,《木兰诗篇》将在广州歌剧院进行为亚运会助威的专场演出;7月30日,《木兰诗篇》还将唱响在国家大剧院音乐厅。

   
谭晶(右)扮相英武洒脱,雷佳(左)戏曲功底扎实。。

 

谭晶女装扮相很柔美。 

 

添加评论 | 阅读评论 (0)
关于我们 | 品牌推广 | 使用条款 | 人才招聘 | 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