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十四行诗:孤独的狼
纯美文:北海道的雪
2011年度十大发烧唱片揭晓 吕
魏松 中国民歌跨界演唱
最佳唱片推荐《墨海》
八十四行诗(意思流+象征派):游
新锐作曲家郑玮莹 推出首张大碟《
常思思红裙大气亮相 首唱新专辑主
常思思新专辑 唱响2011年新春
首页-资讯列表-全部资讯
纯美文:北海道的雪
添加时间:2012-7-18  阅读次数:8225
……
    大雁南飞的季节,蒿草拖一尾长长的秋色伸向远方。在山坡下草地的一角,你指着一簇簇粉白色的花问:这是什么花。有人回答:这是蔷薇。从此,我记住了你,也记住了蔷。
    住在落花的乡村,你是一首诗。走进混沌的街市,你成了一个读不懂的字符。
    未见不必不相识,久未相见,却永无磨灭。

    依稀记得,那一年的春天,你站在开花的树下,光芒成熟了整个季节。从此,我知道了男女有别。
    依稀记得,那一天的黄昏,你深远的目光有些空茫,望着更加深远、更加空茫的夜空。以至于,多少年后,我的目光依然习惯性的空茫,且与你一致地望着同一个方向。

    你凝重的目光跑马圈地,却未给我留下丝毫播种荣光和苦难的黑土。我血脉里涌动的孤单等待发芽,等待把自己的孤傲的血气喷薄成雨后的一弯彩虹。

    你走之后,乡村的小路瘦如枯枝,无力地伸展着冬天的落寞,不知道想抓住谁匆忙的脚步。
    你走之后,那杯茶已经凉了,我依然固执地守着它。因为,我的心还是热的。
    那一天,你走以后。风雨中的茫茫人海,我有好多话想说。却不知对谁说,也不敢对谁说。

    漫山的无名花盛开无端的烦恼,洪荒一样冲击我衰弱的神经。落花散尽,我是一缕失忆的风。飘于山野,无依无靠,也无拘无束。
    重回你当年生活过的乡下,已没有丝毫当年的痕迹。西风萧瑟,荒草护坡。枯黄蔓草都是淤积于心中的轻愁,那些紧扣心里的情结,久久无法消解。

    脚步日以继夜的随地球一个方向行进,不知道想追赶什么,或是摆脱什么。其实,什么都追赶不上,也摆脱不了。
    多少年了,不想回家,不是不想家。只是看着一生的期望化为泡影,心有不甘。无奈,霜月之下,十八拍胡笳,怎么也弹尽人间辛酸苦辣,悲欢离合。

    不要责怪,我过于偏执。我不傻,知道你不会来,却在这傻傻的等。乡村的小路,手掌纹路一样零乱,不知道哪一条是通向你身边的命运线。
    当你在月宫一样洁净的土地上栽下的桂花树,蔚然成林时候。谁能阻止,我射月鸟一样,向你飞奔而去。

    今晚的风,秋水一样滑过脸庞,自怜因思念而日渐消瘦的身骨,一个人游走天下,不是喜欢孤独。只想在万条险路中,找到一条生路。时刻眷恋家的心,稼穑一样长在生我养我的地方。

    喜欢夜晚,不是我心里阴暗。只为不想让人们看出我的孤寂和自卑。是的,因为贫穷,我很自卑,也很自尊。
    你曾说,你爱慕那种站那一座山,躺下一条河的男子。我无配山河,却也生得一副朗朗傲骨,站那一条汉子,倒下汉子一条。
 
    又到下雪的季节了,日复一日的大雪,累积厚重的心事。
    每年下雪的时候,我都要来到你生活过的乡下。大雪弥漫,渐渐染白整个山野。我知道,这雪不是为你而下,我却是为你而来。
   
知道么,在这茫茫雪地下面的冻土里,我是一个自缚于茧中的虫蛹,浑身僵硬麻木,却僵而不死。
坚韧地忍耐孤寂的严冬,只为等待你泠泠的笑声,把这漫天大雪消融成早春滋生万物的涓流。在漫山漫野万花盛开的时候,我将破茧而出,翩跹于你妩媚的发髻。
 
    苍茫的山野催生无尽的妄想。放眼四方,你无踪无影,又无处不在。
    人约黄昏,一壶菊花煮酒,只为今生的君子之约。纵然从未牵过手,你都是我一生不变的情结。
    记着,有朝一日,相互擦肩而过之后,不要忘了回头看一眼,也不枉得我一生对你的痴痴眷恋……
 


 
附:2012狄更斯文学大赛参赛短文:
 
 
飞向远方的鹤
 
被汹涌人潮挤出城市的那一刻,大脑一片荒芜。
一场大雪过后,我回到曾经生活过的乡下。沿着十几里蜿蜒起伏的山路,刚走上从冻土中复苏的低矮的鹤岗,一股穿山的冷风迎面袭来,却感觉不到寒意。放眼望去,漫山枯草下稀稀落落的草芽且青且浅,在微风中瑟瑟抖动。一谷两坡的梨花澄明滟净,在朗朗的天空下向远处铺展。空旷的山野雪色尽染,白得让人心醉,让人不知所措,也把山谷染得一片苍茫。几棵柳树飘动的枝条,顺时吐出鹅黄色的嫩叶。
鹤岗,不知是不是贫穷的原因,已多年不见鹤的踪影。环顾四周,连人影都看不到一个,沉寂的山野空有无限生机。柔弱的阳光,洒一地寂寥,心里顿时倍感孤独与落寞。那些曾在花下玩耍说笑的伙伴迫于生活,都漂泊在外,杳无音信。只有风中轻轻摇曳的梨花,恣懿我无限的思忆和怀念。流连在繁盛的梨花树下,芊芊花瓣,伶俜飘洒。痴缠于花间采蜜的各类小昆虫,发出的嗡嗡响声,和着梨花淡淡的芳香,总是让人一阵阵的眩晕,情绪也渐渐释放成一种淡定自若的从容。
落日暗淡,静静的冷风不时逼停人的气息。树色隐罩低洼处的村落,因没有年轻人而显得极度虚脱。偶然晃过的老弱身影,古老誓言一样雕刻在日渐破落的乡村。炊烟隐隐,生息的残念在憩静的山野里默默延续……
 
 
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星文文化:乔天正
添加评论 | 阅读评论 (0)
关于我们 | 品牌推广 | 使用条款 | 人才招聘 | 友情链接